樵夫问道—何次联、陈年发、陈信孝中国画作品展

 

道在足下

西樵三子何次联、陈信孝与陈年发联袂画展,邀余为序。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余遭举家遣返西樵,然则故乡欣荣万物的启迪及对丹青的由衷向往追求,令我等因之得以结识并成为挚交,一晃不觉近半个世纪而情谊不减,故要为是展写点什么,也是自然。

有言道“热爱是最好的老师”,此话放到次联等三人身上尤为适合。当初他们学画,除喜欢外,别无其他奢求,与功利更丝毫沾不上边,还得节衣缩食省点钱买纸张笔墨,挤出休息时间写生、寻师、访友,性价比绝对是负值。如是者他们竟然能苦中作乐坚持几十春秋,想想确实不易。历书说立夏乃“万物至此皆已长大”,于人亦可作如是观,这批当年的美术爱好者,从临摹仿效到业余尝试,又从业余尝试踏足专业创作,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若没有由衷的热爱和内心的坚韧,断无今天的成功。

三人均非科班出身,或属先天不足,然则因之而不受条框羁绊,利弊因素便互为逆转。由此大可随心所欲,信马由缰。自然万物,古今佳作,只要合适,不妨顺手拈来为己所用,故路随心出,各通罗马,于是各具面目,百花齐放,皆得精神。

次联作品长于营造意境。即便是寻常花木草虫,不论精简繁复,经他巧妙布局和点染皴擦,总能呈现氤氲迷蒙、幽雅韵致的感觉,直达可雅赏而不可亵玩的微妙境界。

信孝作品胜在气势格局,箇中或得益于商海里捭阖纵横,洞若观火的高瞻远瞩。有云“足迹有多远,心就有多大,心大,眼自能高远”,花木在他笔下皆生意盎然,精神饱满,叫人看得着实妥帖舒服。

年发钟情山水,游心物外。暇闻醉心写生,却从不囿于视觉里的景象,而是由心取舍摆布;取景布局师法古人,但每有新意,在演绎“静逸”与“舒闲”时不忘沁润自己的感情与期许。

立夏紧接着的节令为小满,即“万物长于此少得盈满而未全熟”,故三人纵已“少得盈满”,亦但须谨记仍“未全熟”。且求索之路尚漫长,怠不得,骄不得。

展览以“樵夫问道”为名,借此序,余坦诚相嘱:“道在足下,随心而行!”

喜欢()
评论 (0)
热门搜索
199 文章
0 评论
194 喜欢
Top